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    搜索:

《故事家》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11月刊

两万块能干什么?两万块,是住在别墅区的王老板一顿饭的消遣,也是门口保安小王近一年的收入,然而,对强子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7月刊

深夜,计程车司机小王在娱乐大世界门口等着拉客人,一个漂亮的女孩儿上了车。“去哪儿?”小王问。女孩儿手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3月刊

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。 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。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,这些故事,让我坚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11月刊

李春城是一名出色的刑警,性格却有些古怪,他曾有多次升职机会,但都放弃了。妻子失望地离他而去,留下他与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7月刊下

牛子独自一人,到一个有名的旅游区游玩。刚下火车,一个中年妇女满脸堆笑地拦住了他,热情地问:“先生,要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3月刊下

本期看点:动动心:“被推出家门的母亲”、“美女与盲女”;很有用:“惹祸的胸衣”;怪怪味:“一次不简单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10月刊

一、新鲜的干尸黄媛变成了植物人,没有知觉,小小的身子裹在被子里,妩媚的眼大睁,目光里看不出灵魂存在的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6月刊

二次大战时,杰拉克被送进纳粹集中营,成为了一名战俘。他心中对纳粹的怒火一直在燃烧着,和其他人一样,都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2月刊

甲:“‘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;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’这四句诗表达了曹操什么心境?”乙:“去吃饭找不到停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10月刊下

那天黄大发到乡下找一位老战友小聚,老战友设宴款待,席间两人杯盏交错,你来我往,这酒不知不觉就喝高了。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6月刊下

我在这个小城经营着一家小吃部,自己又当老板又当服务员,忙得不亦乐乎。这些我都能忍受,最无法忍受的就是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9月刊

一、奇庙我叫徐泾生,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。父亲是个农民,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和弟弟上大学。母亲在生弟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5月刊

省妇产科医院的一间隔离病房里,我正在监护一名特殊的女病人。说她特殊,不是因为她患了传染病,而是因为—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1月刊

分别近10年,四个人终于从不同的城市聚到了一起。大学四年,他们一直住同一个宿舍,也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好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9月刊下

青峰监狱坐落在距青阳城30公里的荒郊野外。日本人在半年前建好监狱后,立刻押送来几百个在前线俘虏的中国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5月刊下

有一天,下着雨,儿子走在前头,母亲走在后面,因为路滑,孩子一不小心从桥上掉了下去,落到水里。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8月刊

一双眼睛苏晓晓一直趴在窗台上,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三楼的窗户。时间已接近正午,外面艳阳高照,乳白色的楼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3年4月刊

那一天,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,我开面包车撞上了一个老太婆。因为颅内充血,她在重症监护室待了10天,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12月刊

这天,28岁的李昊和小自己两岁的女友郭映雪领了结婚证,却没有举行婚礼。原因很简单,郭映雪的父母坚决反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8月刊下

走得好;大师笑笑说:“施主这一生生活如何?”。非常之盗;七爷祖上三辈儿都靠修锁配钥匙养家糊口。路边的...

故事家
《故事家》2012年4月刊下

本期看点:大家都误以为原来找工作只是情商的事,靠着一点小聪明就能轻松得到大公司的好职位。但其实你要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