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    搜索:

《视野》—2014年4月刊下

内 容

杂志《视野》2014年4月刊下         十二年前,第一次认识他。分别时,互换名片,他就着酒吧昏黄的灯光,在名片上添了几个字,塞给我:“上面有我的邮箱地址、MSN,还有QQ,回去一定加我MSN和QQ啊!”他也翻来覆去看我那张名片,追问:“你的MSN和QQ号是多少?告诉我一下嘛!”从头至尾,他没问过我的通信地址。是的,作为21世纪的恋人,纸质情书是上个世纪的文物,而E-mail、MSN、QQ才是传情的必备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方便、快捷、实时、高效。可以轻松说出这些现代联络工具的千万种好,但自然也有其弱点。许是到底隔了层屏幕,抑或是太过迅捷,手机简讯也好,MSN、QQ也罢,即便是相对正式的E-mail,纵有千言万语,情深万种,却总像隐在看似不经意的网络调情之中,很难有沉淀内心之后的认真表达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收到他的第一封邮件,不过是一份网上宕下来的城内美食地图,属于他原创的只有一句话:“想陪你吃遍全城美食,今天晚上能一起吃饭吗?”那时的邮箱大多容量不大,过一段时间就要清理一次。有大半都是他的邮件,但值得收藏的或者能称得上情书的真是少之又少。大多都是分享他看到的一些好玩的网页链接,甚至有一部分明显为转发的内容,我一看主题提示就根本没兴趣打开,直接删进了垃圾桶。当然也有令人惊喜的,譬如一份内容是云南旅行全攻略的邮件。2007年的2月,我们一起赴云南,在大理度过了情人节。苍山洱海,见证了我们的爱情誓言。2008年底,我们结婚了,除了一部分传统纸质请柬,大多数都是电子结婚请柬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年的恋爱长跑,几乎所有的通讯联络和情感表达,就是通过MSN、QQ这些即时聊天工具串联起来的。记得有几次手机忘了开机,一打开全是他发送的无数条短信和未接电话提示;记得有次吵架后一怒之下将他QQ拉黑后,他的紧张和抓狂;记得经常躲在被窝里,你一条我一条发短信发得抱着手机睡着了!

        彼时他所在的公司,QQ是被禁用的,MSN是我们用得最频繁的网络交流工具。在我用过的每一台电脑里,MSN都设置为自动登录状态,每天开机后,看着两个不停转圈的机器小人,微笑就忍不住从心底浮上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以后,有了博客、微博,有了飞信、微信,有了3G、4G,有了平板、智能手机……微博互粉、隔空示爱,手机摇一摇,爱情跟着来。新一代恋人的表白更为张扬直白、干脆爽利。而手机简讯,几乎已沦为广告专用;QQ用得更多的是群聊功能;而MSN,早在两年前就和我们Say  Goodbye!

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失落,那些甜蜜的青春岁月,那些曾以为能铭刻一生一世的爱情印记,竟随着MSN的消逝而瞬间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惊觉,在这个互联网的年代,再轰轰烈烈的爱情,也不过是画在沙滩上的字,刻得再深,也敌不过浪花的瞬间冲刷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值得庆幸的是,MSN消失了,我和他,依然相爱,却仍然心存遗憾。可以无纸化办公,可以网络合同、电子签名,唯独对于情感,即便是火星时代,仍然渴望能拥有一份触摸得到的、留存着你的指纹、你的体温、你的泪水和汗水的纸质情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最令人瞩目的名人八卦,莫过于默多克和邓文迪的离婚事件。据传导致两人离婚的导火索,是邓文迪写给布莱尔的一张便条,在便条中邓文迪暧昧地写道,布莱尔给她“带来一种很温暖的感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有那么一点感动。撇开邓屡被人诟病讥讽的婚姻不谈,这张惹祸的暧昧便条,也许是邓文迪坚硬内心最温暖的情感流露。(文/秋秋)

分享到

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美丽说 分享到蘑菇街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

相关杂志

  • 《锋绘》

    《锋绘》

  • 《视野》

    《视野》

  • 《读者·原创版》

    《读者·原创版》

  • 《锋绘》

    《锋绘》

  • 《视野》

    《视野》

  • 《心理悦读》

    《心理悦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