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    搜索:

《幸福》—2014年3月刊 悦读版

内 容

杂志《幸福》2014年3月刊 悦读版         当年,周亚夫还只是一个郡守,默默无闻地待在河内府。如果说他的头上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光环,那便是他是周勃的儿子。周勃是大汉的开国元勋,后又诛杀吕族,匡扶朝廷,当过丞相的人。用现如今的话说,周亚夫是典型的官二代。即便如此,也鲜有人看好他的前程,原因很简单,他老子曾几何时虽位高权重,但却老来失宠,险些死在牢里。失去了老子的搀扶,谁还相信儿子会东山再起?许负给周亚夫看相,说他三年后封侯,八年后任将军和丞相,此后再过九年,又将饿死。周亚夫当场哑然失笑,说:我哥哥已继承爵位,如果他死了,当由他儿子接替,封侯与我无关。再说,既然我果真富贵了,又怎么会饿死呢?许负之奇就奇在这里,三年之后,其兄获罪,罢了爵位,文帝从周勃的儿子中挑选贤能者继位,周亚夫被相中,封为条侯。此后,匈奴入侵、刘濞叛乱,周亚夫披荆斩棘力挽狂澜,果真在八年之后被景帝封为丞相。有趣的是,他即使当了丞相,最终还是因得罪皇帝老儿,被投入了监狱。他悲愤交加,五天五夜不吃不喝,最终吐血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亚夫是何等人物,又是何等家世?但他的生命还是在许负设计的轨道里黯然谢幕了。而许负之名也决不是因周亚夫而“高大”。在此公之前,她还有更绝妙的掐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汉相争之时,魏王豹势单力薄,是附楚还是趋汉?这让他神伤不已,于是请来许负。许负看过魏豹后一言不发,见了薄姬却是眼睛一亮,说了一句话:她要生天子!魏豹闻过大喜:薄姬是他老婆,她生天子,自己就是天子之父。于是他的胆量变大了,不但拒绝了刘邦的邀请,还大骂刘邦不仁不义,企图骑墙而立,坐山观虎斗,再收渔翁之利。刘邦一怒之下,派出十万兵马,一举灭了魏国。魏豹没有当成“君父”,却成了刘家的家奴,他肯定恨死了许负。可是许负也没有胡乱掐算。她说薄姬能生天子,并没有说魏豹就是天子之父。魏国灭亡之后,薄姬也被刘邦所掳,并有一夜宠幸。这一夜宠幸之后,就有了刘恒。而刘恒经历漫长年月的磨难后,终在吕雉归西不久被众臣抬上了龙驾。只是,他是刘邦的血脉,与魏豹无关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想象,在那遥远的年月里,许负在众人的眼里不是通天的巫婆就是万能的神仙。她真的有先知先觉的特异功能?其实不然。她决不是巫也决不是神,她就是一个人。只不过她目光比普通人更独到一些。而“独到”之处,就是善于对事物细致入微的观察,且能从观察中获得一种卓尔不群的见解。就说周亚夫。其兄身为附马,却已继承爵位,但此人胸无大志,且又飞扬跋扈,剥其爵位不过是迟早的事。别人看不见,但许负看得见。至于周亚夫之后事,许负的掐算也有依据。他有旷世之才,却又有傲慢之气,他可以在乱世中登上人生的极点,又必然会在太平中跌入人生的低谷。也就是说,周亚夫用将军之气概退了匈奴,平了刘濞,却必定会在丞相之位上“怠慢”皇上。如此,他不死,皇上岂有九五至尊?再说魏豹。许负不过是看准了一点,此人就是一个卑琐之徒。而此类人等皆习惯在乱世中投机,因此“骑墙”观望必定是他的选择,而刘邦喜欢干脆彻底,如此,魏豹也就难逃一劫。至于“薄姬生太子”一说,许负也非诓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薄姬娇美,刘邦好色,魏国破,薄姬岂能逃得脱刘邦的那双魔手?有了这一关键情节,接下来的故事就有可能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许负并非是神,她只不过是比常人精明一些,或者说更善于思考。至于芸芸众生,都可以成为相术家相命的对象,但人的命运,不管高贵与低贱,不管平直与坎坷,却又不是相术家真的能够掐算的,归根结底,自己的命运还是由自己撑控。

分享到

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美丽说 分享到蘑菇街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

相关杂志

  • 《锋绘》

    《锋绘》

  • 《V小说》

    《V小说》

  • 《南风》

    《南风》

  • 《红书榜》

    《红书榜》

  • 《内在空间-张德芬官方杂志》

    《内在空间-张德芬官方杂志》

  • 《幸福》

    《幸福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