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    搜索:

《幸福》—2014年3月刊 婚典版

内 容

杂志《幸福》2014年3月刊 婚典版         妻子从乡下一个朋友那里回来,带回一株叫不出名字的野生植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“你看它的根,曲里拐弯的,细细一看,简直像一条龙。”我笑了笑说:“哪怕真是一条龙,也得把它埋到土里去,不然它就活不了。”妻子寻思道:“能不能不用土,也能让它活?”她出去逛了几个小时,买回来一个细长的广口玻璃瓶。玻璃很厚,瓶子的造型很美。她给瓶里灌上水,把那株植物洗干净了放进去,恰好根在里面,茎叶在外面。“这样我们就既能欣赏它的叶,也可以欣赏它的根了。我打听了,只要按时换水,是可以把它养活的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出去逛了几个小时,买回五六枝叶片为细筒状的紫红色植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紫红色的植物插进玻璃瓶,将它们摆成孔雀开屏的形态,然后把那株单茎的长满绿色叶片的乡野植物往前倾斜着摆放好:“你看,它们像不像一只孔雀?”我仔细瞧了好一会,笑着说:“像,真像。”看着妻子兴致盎然,我突然想起,一个女性朋友在离婚后谈及曾经的婚姻时,常常感叹那时她是多么爱那个家。比如,她丈夫很爱在床上抽烟,烟灰常常会把床单烧出一个个小洞,她总是会抽出时间给那些小洞打补丁。她说打补丁可不是简单地把它缝好就行了,而是在它上面绣花。那床单,因为她打的那十多个补丁,看起来就像一件手工艺术品。可是,自从她丈夫有了一个小职务,就一天比一天回来得晚,甚至也很少与她亲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她对那个家,也就一天天冷了,床上的洞她连补都懒得补,就更别说在它上面绣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之间恩不恩爱,是可以用妻子做家务有没有心情为标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心情,可以在床单的破洞上绣花;有心情,就可以对着一株从乡下带回的无名植物反复欣赏,再买个玻璃瓶回来,创造出一只“孔雀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做个好男人,就得用自己的努力与付出,用自己的人格与品质,换来妻子日复一日的好心情,让她不论做什么事都那么快乐,都愿意怀着创造的欲望去做。哪怕是一个很普通的家,她也会尽可能把它打扮得具有某种艺术气息。(文/陈大超)

分享到

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美丽说 分享到蘑菇街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

相关杂志

  • 《红书榜》

    《红书榜》

  • 《故事家》

    《故事家》

  • 《故事家》

    《故事家》

  • 《南风》

    《南风》

  • 《视野》

    《视野》

  • 《锋绘》

    《锋绘》